PUMA 螢光夜跑

人生三場半馬賽事,第一場是 2018 台北馬(12/9),接著是 2019/3/9 的石門水庫反毒路跑,第三場就是前天的 PUMA 螢光夜跑(台北站)。

這次的感想很深刻。

若以作文的起承轉合打比方的話,第三場相當於一個「轉」的契機。


路線圖

以馬拉松世界 APP 留下的紀錄。

地圖經過順時針旋轉 90 度,因此北方指向正右,搭配周圍的捷運藍線、綠線和文湖線,可作定位參考。


大會公告的總路程約莫 21.6 公里,我的 GPS 紀錄則是 22 公里。總耗時 3 小時 2 分鐘,雖足以安慰自己至少有跑完,但與前兩次相比足足退步了半小時以上,若算上每次半馬距離也不盡相同,初估大約 1 公里的誤差(10 分鐘左右),整體來說還是有些退步。

在本次路跑中,完全體會了營養跟不上的感覺。第五公里即進入撞牆期,原因是前五公里天氣太悶了,無法散熱、熱量持續累積在皮膚表面的感覺,因此每到了補給站總是喝了兩杯水,也因此喝了兩站共四杯水之後,肚子湯湯水水的再也跑不動了。

只消五公里,就已經發現自己沒辦法達成像之前一樣的成績了,即使後來水分吸收了一點之後,有稍微試圖要追趕一下,前十公里已經花費 1 小時 20 分鐘,跟之前的狀態比起來退步了約 20 分鐘(之前 10 公里的紀錄約是 60 到 65 分鐘)。

接下來我意識到了一件事情,整條路上我就吃到一截香蕉(約 1/4 根)、二顆小番茄

先說明一下這時候的身體狀態是這樣的,由於我的分組是 17:50 開始(21K B組),在這之前只有在接近 12 點時吃了一份早午餐,生菜沙拉加上烘蛋、培根香腸和麵包切片,下午沒有任何進食,怕會影響跑步時的狀態,自己沒有準備任何補給品,將補給任務完全依賴給大會提供的補給站。

然而因為配速上偏慢,漸漸的已經到了人龍的末端,上述吃到香蕉和番茄的地點都還是前 10K 的地方,就表示後面 11K 多的距離內,完全沒有任何能量補給,甚至除了喝水以外,運動飲料都不見得有得喝,惡性循環下後面幾乎都是用走的,偶爾小跑一下追一點時間回來。

跑了 14K 後,約是 2/3 的路程,可以感覺到身體的疲勞,某些過大的姿勢可能會造成大腿有抽筋的感覺,於是幾乎以快走為主。

死拖著自己終於越過了 20K,即便最後 500m 終點就在眼前也完全沒有最後衝刺的力氣,想想台北馬那次,除了全程可以不停下腳步,到了終點前還有百米衝刺的體力,這次完全是另一個人,拖著疲乏的身體終於撐過終點線。

人生不是童話故事,無法以「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」做為一個圓滿的結束,即使通過了終點線,我依然要保持著自己去領完賽禮、走回大直捷運站、搭公車回家等等。排隊領完賽禮的同時,台上 DJ 正「鬼吼鬼叫地」為賽事頒獎,會這麼形容是因為我已經累壞了,他拿著麥克風試圖製造全場高潮的同時,我的耳邊忽然一陣耳鳴,除了細細一聲「咿─」以外什麼也聽不見還以為自己要昏倒了,可是我還有辦法舉起手摀住耳朵。

約莫 2 分鐘後又恢復了聽力,然後趕快領了餐盒、能量飲料等等完賽禮之後,直接在領獎帳篷後面的路邊坐下把餐盒嗑了。但評估了一下,走回大直捷運站至少還有一公里,還要提著這些重的要死的完賽禮(主要是有一大罐果汁),最後我又在原地休息了半小時才起身離開。

幸運的是,耳鳴當下,我以為會看到人生跑馬燈,但還好還沒到那個程度,意識都維持得很清楚,身體其實已經逐漸找回了節奏。


配速表

第六公里前的補給站喝了太多水。


小結

簡單從這次路跑經驗做個歸納一下造成體力退步的因素:

  1. 天氣太悶。
  2. 續前一點,間接造成水喝多了
  3. 補給品不足,體力透支。

另外是,最近因上腹痛就診,本周末約好要做胃鏡檢查,不曉得是不是真的有影響到本次賽事,但其實整趟路並沒有明顯感受到他在作祟,要是真有影響,我猜可能是這個腹痛造成消化不良的狀況,使體力沒有積蓄得很充足。

之後應該要自備一點補給品,像是能量果凍之類的,並且透過這些路跑活動讓我體會平時身體的保養也更顯得重要了。